首页 槟榔资讯 亭亭槟榔文艺范

亭亭槟榔文艺范

1930年代周璇原唱的《采槟榔》,后来被许多歌手翻唱,成为经典名曲。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七仙文化广场举行的歌舞晚会,舞蹈《槟榔树下》引来阵阵喝采。 黄青文 摄  文海南日报记者 黄媛艳槟榔,人无贫富,皆酷嗜之’,更甚者‘以槟榔为命’。”这是《琼台志》中关于槟榔的记载。槟榔,与椰子同属棕榈科的常绿乔木,自古

1930年代周璇原唱的《采槟榔》,后来被许多歌手翻唱,成为经典名曲。

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七仙文化广场举行的歌舞晚会,舞蹈《槟榔树下》引来阵阵喝采。 黄青文 摄

文海南日报记者 黄媛艳

槟榔,人无贫富,皆酷嗜之’,更甚者‘以槟榔为命’。”这是《琼台志》中关于槟榔的记载。

槟榔,与椰子同属棕榈科的常绿乔木,自古以来,深深地锲进琼岛百姓的生活生产之中,它既是爱情果,也是救命果、励志果,在众多诗词歌赋、民间传说和现代文艺中,槟榔是个高频词。

民谣哼唱“爱情果”

捧着槟榔,许下相伴一生的承诺。在海南丰富的多彩的婚庆主题产品中,这是黎族婚礼常见的仪式。

槟榔,小小青果,却承担着爱情的厚重。千百年来,琼岛上关于槟榔爱情的歌谣和故事却代代传承。

在海南民俗专家蒙乐生的记忆里,一位黎族老者与孙女的对话至今让他印象深刻。槟榔花开的初夏,一首歌谣从老者的口中缓缓唱出,这是一首用海南方言传唱的民歌,歌谣的创作者是老者的外婆。

“加鹩哥,尾长长,飞入菜园吃菜秧,飞去深山吃山竹,飞回前园吃槟榔。一口槟榔一口香,二口槟榔涂口红,三口槟榔去迎嫂,四口槟榔入嫂房。嫂呀嫂,不用嫌侬室家穷,侬室牛犊百十只,侬室猪崽七八栏……”

朗朗上口的歌谣,唱出的却是一代人的隐私恋情。歌谣的寓意隐晦,调皮的孙女却总喜欢揭穿外婆的“小心思”。

“隔河槟榔绿成荫,心想采摘怕水深;掷个石子试深浅,送口槟榔试哥心”、“一口槟榔一口香,二口槟榔暖心房;三口槟榔来做媒,吃侬槟榔即侬郞”,听着孙女唱响的、简明易懂的槟榔歌谣,人们也许就不难理解外婆哼唱歌谣中的甜蜜滋味。

也许人们会好奇,青绿色的槟榔是如何成为“爱情果”的?

民俗学者詹贤武曾在自己的著作中,讲述了一段海南五指山地区广为流传的故事。很久以前,在五指山下一个黎族村寨里,有一位勤劳善良的佰廖(黎语为美丽之意)姑娘,面对纷沓而至前来求婚的年轻后生,佰廖姑娘却提出:“我不爱谁家的富有,我只爱对爱情忠贞的人。如果谁能把五指山顶上的槟榔摘给我,谁就是我最心爱的人。”

五指山峰高耸入云,求婚的后生都退却了,唯有黎族青年猎手椰果,不畏艰难险阻,日夜兼程三天才到达五指山峰下。他抓着野藤,正准备攀登。突然一只金钱豹向他扑来。他不慌不忙地拉弓搭箭,将猛兽制伏。椰果直朝五指山主峰攀越,眼看就要挨近山顶那棵唯一的槟榔树,谁知一条巨蟒盘在树下,椰果镇静自若,对准巨蟒连砍数刀,最终除掉了这一大害。他历尽艰辛,摘回了佰廖姑娘心爱的槟榔,椰果和佰廖姑娘终于结为连理。从此,当地的黎族百姓种上成行成片的槟榔树,以纪念他们的爱情故事。

文人墨客吟槟榔

从古至今,人们对槟榔并不陌生。在传统中国的文献中,汉朝司马相如的《上林赋》是最早提及“槟榔”的。《上林赋》中,在描述上林苑的景物时,司马相如就曾提及一种叫“仁频”的植物,根据唐人的注释,仁频就是槟榔。

随后,汉代杨孚《异物志》寥寥百字,详细介绍了槟榔的形状、花果、生物特性及食用历史。当然,如果人们觉得杨孚关于槟榔的介绍过于生硬,《南方草木状》中关于槟榔的叙述,犹如一部散文诗,娓娓道来槟榔之美、之奇。“槟榔,树高十余丈,皮似青桐,节如桂竹,下本不大,上枝不小,调直亭亭,千万若一,森秀无柯。端顶有叶……风至独动,似举羽扇之扫天。叶下系数房,房缀数十实,实大如桃李。”

无论从实用角度还是象征寓意,槟榔在琼岛百姓的生活中,扮演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然而,令人称奇的是,古时琼岛虽偏居一隅,但丝毫不影响文人雅士们对它的喜爱,槟榔的意义和地位早已超越地域的限制,在文人墨客的笔下,熠熠生辉。

“绿房千子熟,紫穗百花开。莫言行万里,曾经相识来。”这是南北朝诗人庾信所作的《忽见槟榔诗》;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对槟榔也有描写,在他的《江南喜逢萧九彻因话长安旧游戏赠五十韵》中写道,“时世高梳髻,风流澹作妆。戴花红石竹,帔晕紫槟榔”……

对于槟榔,文人墨客们不仅借用其来讴歌自然、抒怀表意,更有甚者,主动食用槟榔,感受微醉的特殊体验。

明代刘基在《初食槟榔》中就描写了他首次吃槟榔的感受:“槟榔红白文,包以青扶留。驿吏劝我食,可已瘴疠忧。初惊刺生颊,渐若戟在喉。纷纷花满眼,岑岑晕蒙头。将疑误腊毒,复想致无由。稍稍热上面,轻汗如珠流。清凉彻肺腑,粗秽无纤留。信知殷王语,瞑眩疾乃瘳。三复增永叹,书之遗朋俦。”

“若戟在喉、晕蒙头”是槟榔带给刘基的体验,而明代琼州诗人王佐和大文豪苏轼对槟榔,又有另一番感受。

王佐在《槟榔》诗中写道:“绿玉嚼香风味别,红潮登颊日华匀。心含湛露滋寒齿,色转丹脂点绛唇”; 苏东坡则在贬谪海南时写下“暗麝着人簪茉莉,红潮登颊醉槟榔”的佳句,讲述食用槟榔后脸醉微红的状态。

其实,对于文人雅士而言,食用槟榔,不仅可以获得独特的食用体验,更重要的,则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

南朝庾肩吾《谢东宫赉槟榔启》中就明确提及,“无劳朱实,兼荔支之五滋;能发红颜,类芙蓉之十酒。登玉案而下陈,出朱盘而下逮;泽深温奈,恩均含枣。”由此可看出,早在1400多年前,槟榔不仅是供给皇家食用的贡品,也是皇帝赏赐大臣的重要物品,能吃到皇帝赏赐的槟榔,对朝廷为官的文人而言,是种莫大的荣耀。

现代文艺作品中的常客

“高高的树上结槟榔,谁先爬上谁先尝,谁先爬上我替谁先装。少年郎采槟榔,小妹妹提篮抬头望,青山高呀,流水长,那太阳已残,那归鸟儿在唱,教我俩赶快回家乡……”周璇的这首《采槟榔》,因歌词朗朗上口,简洁明快,很快在20世纪风靡上海,成为现在人们耳熟能详的流行音乐之一。

随着时代的变迁,歌手阿朵大胆创新,中央电视台2012年元宵晚会上,改编后的《新采槟榔》成为最大的亮点。

“高高的树上结槟榔,谁先爬上谁先尝。哪呀咿呀哪呀哟,从家乡出发,哪呀咿呀哪呀哟,去寻找梦想。这座城市像钻石般闪亮,照耀许多人的梦想,如今我已有漂亮的汽车洋房,红妆灯光珠光曾是我的欲望,可是我常常会想起小时候那种槟榔香。现在的我只想带上我的情郎,回到家乡那个村庄,和一群单纯的人唱歌到天亮,看青山高流水长。家,我回来啦,原来家乡就是我梦想……”融合了对家乡的热爱和理想的追求,非常适合春节团圆喜庆的和谐氛围的《新采槟榔》,继承了民歌《采槟榔》耳熟能详的经典旋律,但在民族风格里融了流行的元素,且配合舞蹈演员统一的舞蹈,一时间再度受到热捧。

在传承经典的的基础上,许多优秀文艺作品也常常借助槟榔这个媒介,实现文艺创新。

以槟榔命名的槟榔谷景区中,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《槟榔·古韵》融入了黎族男女交往中独特的槟榔文化,被姑娘们追得着急爬上树的小伙子成为观众们最喜爱的一个场景。同样是笑点连连,第二期热门亲子节目《爸爸去哪儿》在台湾录制环节中,林志颖与儿子KIMI与伙伴们在槟榔林里采槟榔的画面,让许多人第一次了解了槟榔的奇特习性和采摘技巧。

作为槟榔文化的重要承载地,我省在许多文艺作品中都凸显着槟榔的重要性。2008文化部从全国各大文艺团体挑选了136台精品剧目进入奥运会重大演出活动,《中国有个海南岛》是我省唯一入选项目,其中槟榔是个重要载体。在该剧目《大爱海南岛》的篇章中,《槟榔醉七仙》等10个故事,生动向中外来宾们诠释着海南独特的岛屿环境和少数民族风情。

不仅如此,《槟榔树下》、《黎族槟榔亲》等文艺作品先后获得国内重要文艺奖项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国首部黎族题材电影《青槟榔之味》2006年上映后,随即引发各方关注,影片中大量运用了黎族织锦艺术、黎族民歌、民居、方言、槟榔等民俗文化,结合普通黎族家庭三代人追求幸福的故事,助推着海南民俗旅游的发展。

槟榔青果,流转千年。风云际变,世事更迭,一代代人关于槟榔的记忆不断更新,不变的,是那代代传承的槟榔文化,厚重弥新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为中国槟榔网自媒体平台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中国槟榔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bingzhihuang.com/article/blzx/10731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作者: 槟榔加盟

电话:13348721808(点击号码拨打电话)微信号:13348721808(长按微信号复制)

为您推荐

加盟咨询

您填写的信息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微信:16067070
手机:132-7882-5735
邮箱:16067070@qq.com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